首页>最新报道

银匠张孝刚:匠心传承老手艺 一錾一锤总关情

时间: 2019-01-02 15:04
来源: 神木新闻网
作者: 刘旭东
 

聚精会神工作的张孝刚

  随着现代首饰加工业的兴起,手工制作正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但在我市老城区钟楼洞附近的一处店面,却有一位老银匠张孝刚,用时光和巧手默默锻造和传承着珍贵的老手艺。从艺20多年,他用自己的双手和智慧赋予了银块生命力,用一錾一锤的雕刻与敲打诠释着“做专、做精、做细、做实”的工匠精神。

张孝刚的工作台

  沿着钟楼洞北街,行走不过二三十米的距离就到了张孝刚的手工银饰店铺。铺子不大,一进门是两个大玻璃展柜,展柜里陈列着银首饰、银元、银娃娃、银碗、银勺等各式精美的银器。在展柜背后的一角,一张堆放着二三十件工具的老旧实木桌子与店铺陈列的锃亮银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里便是张孝刚的工作台。 

  1969年出生的张孝刚是神木市锦界人,二十四五岁时就跟着哥哥学习银器制作技艺,是目前神木银匠中较为年轻又能熟练掌握传统银器制作工艺的匠人,主要打制金银手镯、戒指等。“当时走上手工制作银饰这条路完全是迫于生计,自己也没想到一干就是这么多年。”张孝刚一边在一件首饰上专注地雕刻着图案,一边与记者交谈。每次下刀,他都小心翼翼,唯恐雕出瑕疵。

熔化

煅打

软化

即将完成的银手镯进行最后的煅烧

  “手工制作银饰工序十分繁杂,打制一对最普通的光面银手镯一般也要经过十几道工序。”聊起打制银器的工序,张孝刚滔滔不绝。客人送来的银料首先要称重,并在一个小本子上记录好重量,用料很重要,如果银子的纯度不够,就必须要用硼砂或者硝铵去杂质;其次,将银料盛入特制的小钵中熔化成液体;然后,再将凝固的热银锤打紧实,煅打成所需的形状,这个步骤有时需要多次进行。仅这一道工序,就要反复敲打半个多小时,只有不断地敲打和烧制,才能使银子逐渐成型。银饰成形后,还要用自制的玛瑙刀刨光和清洗才能更加闪亮。“嘭嘭嘭”,张孝刚边讲解边示范起来。铁锤敲打着银块,发出铿锵的声音。他一手挥着铁锤,一手紧握钳子,把银块打成扁的、方的、长的……从选料、熔化、煅打到打磨、雕刻、焊接、清洗,每一道工序他都极力做到精益求精。不起眼的银块,在看似并无章法的敲打下,慢慢蝶变成了一只优雅、锃亮的手镯。

用玛瑙刀刨光

成品清洗

  作为银匠,最复杂和考究技艺的环节就是錾。张孝刚介绍,“银匠在錾刻图案时并没有任何范本,工艺的精细靠的就是心中有图,手中有数。用力过大容易将银片錾通,力道不够又不能将纹理的层次感突显,这是检验一个银匠师傅技艺是否成熟的标准之一。那些需要用刀具划刻出各式图案的银器很费时间,比如做一把银钗,就我这个熟手,也要花两到三天的时间。” 

  “如何来评定一件制作精良的银饰,就拿这个长命锁举例,从设计来看,造型优美流畅,装饰完美,各种关系处理得当,称之为‘巧’。从做工来讲,详略得当,达到了审美的愉悦,就可以说‘工满’了。”张孝刚拿起一件制作精良的手工长命锁向记者介绍。

张孝刚为顾客试戴打好的手镯

  在张孝刚的眼里,每件作品,都是生活的印记,要细细打磨生活的美好。他说:“做这个活没有特别的诀窍,靠的是手上功夫和耐心,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学会,只有不断锤炼,日积月累。完成一件好的银器往往需要很长的工时,有时是几天,有时甚至要几个月。作为银器制作艺人,不仅需要有能够坚持长时间打磨、雕刻的臂力,还需要有耐得住寂寞的心。”他在用双手触弄和制造这些物品时,总是注入了最独特的想法和审美,把自己的祝福夹在里面。20多年无数个作品,他对顾客的祝福从来没有缺席过。

  记者手记:

  传统手工艺品与浓郁的地域特色、淳朴的民风民俗和丰富的人文情怀息息相关,透着深厚的文化底蕴。每件传统手工艺作品都打上了生活的印记,其独到的纹路和韧性,复杂、灵活的图案,用机械是做不出来的。在机器制造产品千篇一律的今天,正是有了很多像张孝刚这样的老手艺人,才令渐渐褪色的老手艺带着特有的蕴味自岁月深处而来,如美丽的银饰般光彩夺目,带有情感与生命力。他们用一辈子的执着来坚守着传统技艺,不忘初心,始终前行。

Copyright@2012-2017 神木新闻网(中共神木市委宣传部主管  神木市新闻中心主办)  陕ICP备09009621号-1

公安机关备案号:61082102000010  办公电话:0912-8354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