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麟州文苑

老四街

时间: 2020-11-17 15:49
来源: 神木新闻网
作者: 徐峰
 

  我的家乡陕北神木因煤而兴,并一跃成为“全国百强县”。但在90年代初煤炭尚未开发以前却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西部小县城。城里的所有建筑都沿着城内硕果仅存的一座三层古建筑——凯歌楼这条中轴线依次对称分布,记忆中人们的生活起居总是绕不开凯歌楼,它就像一块“磁石”,把人都吸了过去。 凯歌楼为砖木结构,建于明隆庆元年(1567年),通高18.375米,座北向南,一层为台基,东北角设石阶通达楼台,台基四角设耳房四间,二、三层为两层重檐歇山顶阁楼式建筑,楼下有十字穿心洞贯通东西南北四大街,可通车行人,故民间又称“钟楼洞”。印象中凯歌楼从未对外开放,“山门”常年紧闭,真真个“只可远观,不可亵玩”。我家就位于西大街一号院,距凯歌楼仅几步之遥,屈指一算,我竟在这楼下四街兜兜转转、耳鬓厮磨三十年。

  以凯歌楼为中心辐射的四条大街商铺林立、牌匾高悬,另有政府部门、行政机关聚集于此。这里常年人头攒动、川流不息,一片繁华热闹之景,其中以南大街尤为甚之。这里遍布了陕北最原汁原味的各类美食,那一缕缕烟火气,成为人们的独特记忆。

  每天上午5点,卤味和杂碎面就率先登场,记得那时一架火炉、一张木桌、几条板凳就是一个摊位,锅里升腾的热气氤氲着,一股股香味儿扑鼻而来。特别是冬季,每个摊位跟前都挤满了人,上学的、上班的、路过的或蹲、或坐、或站,吸面条的滋溜声此起彼伏,一碗杂碎面下肚,暖心又暖胃,相对阔绰的再叫个卤肉夹馍就更滋润了。

  稍晚一些,沙盖稀饭、凉皮碗托、三鲜粉汤、豆浆油条、羊蹄儿等摊位也陆续铺开。印象最深的就是巴子大叔的荞面碗托,其质地精细柔软、清香利口,深得大家喜爱,加之他常年推着一架木车沿着南大街流动售卖,久而久之便得了个“巴子碗托”的称号。直到我上大学街上还能看见巴子大叔的身影。

  说到美食,当然不得不提神木最具特色的武二宝粉糊糊。据母亲说,武二宝当年也是从摆地摊开始艰难创业,后来在凯歌楼扎了根,一步步把自己的名字打造为神木特色美食的代名词。现如今这家店依然依偎在凯歌楼旁由其徒弟经营,前些年粉糊糊还被列入榆林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后来随着经济的发展,人们的钱包鼓了,但对粉糊糊的情谊却不减,常有豪车停留在凯歌楼四周,只为那一口浓香。

  南大街不仅早市繁盛,到了晚上依然人潮涌动,真可谓“一条街道,半城烟火”。忙碌了一天的大人们呼朋唤友把酒言欢。那时的我七八岁,一吃罢晚饭顾不得写作业就不见了踪影,就和几个玩伴野在南大街捡啤酒瓶盖玩,每次都收获颇丰。跑累了就钻进邻居王奶奶的醪糟店,说是“店”有点牵强,其实是一个用帆布搭成的帐篷,里面也是一张木桌,几条板凳,我最喜帮王奶奶拉风箱,呼啦呼啦的,然后望着炉内的火苗沿着缝隙往外窜。每次王奶奶都会为我盛一碗免费的醪糟,撒上些许白砂糖,酸酸甜甜十分爽口。

  相较于南大街,东大街则是另一番热闹景象,这里曾是神木最繁华的商业街道。短短千把米的路两旁商铺鳞次栉比,服装店、皮具店、鞋店、玩具店,琳琅满目,应有尽有,便宜又实惠,备受老少青睐。数不尽的人群,汇成一条激流,似乎永远川流不息,叫卖声、讨价声伴随着功放小喇叭不停地吵闹着。约莫上五年级时,该街一款叫做大博文牌的钉子鞋突然在校园风靡,脚蹬大博文的同学一时风光无两,迅速成为班级的焦点。而那家胶鞋店往往刚上货没几天就告售罄。

  我家所在的西大街就相对冷清许多,说冷清不太准确,更多的是一种凝重。正对我家院门的就是庄重威严的审判庭,再往后依次是检察院、公安局、看守所、驻地部队,来此的人无一不面色阴沉、行色匆匆。待有案件开庭审理,街道两旁都挤满了人,我也曾多次在审判厅的旁听席上正襟危坐。在这样的环境下,也让我明白了做人一定要堂堂正正、规规矩矩,绝不能触碰法律红线。

  当然西大街也有喜庆的时候,那就是一年一度的元宵灯会,又称“三元圣会”。那天,凯歌楼披红挂彩、灯笼高悬,街道两旁五颜六色的手工花灯让人眼花缭乱,一直绵延到西大街的尽头西门口,西门口又设戏台一座。最吸引我的就是火塔子,每隔数米一个。那时大院里的王叔叔是工程队退下来的,更是搭火塔子的把式,一把小榔头,一根铁錾子,就能把“圆滑”的煤块凿得方方正正,他搭的火塔子总是最稳,燃烧时间最长的,所以临街火塔子的搭建工作就由他负责。每年这个时候我都围着王叔叔打转,一定程度上我自己搭火塔子的技艺就师承王叔叔。

  夜幕降临,火塔子被点燃、花灯依次亮起,绵延上百米的灯带呈现出红红火火的喜庆氛围,大家不约而同步入西大街灯会现场,更有舞龙队不时来往穿梭,为观灯者祈福送平安。每个火塔子前都围满了人,全然不顾烟熏火燎,在熊熊燃烧的炭火面前许下新年的愿望。经不起人多折腾的大爷大娘,则早早的携板凳或马扎守候在西门口的戏台前。不断涌动的人潮说着笑着直到午夜才渐渐散去。

  至于北大街,最令人难以忘怀的就是在凯歌楼的根底下的那家饸饹面馆,老板娘是母亲的发小,名曰心爱,听!多好的名字呀。心爱阿姨不仅人长得美,且做得一手好面,街坊邻里冠以“饸饹西施”的美称。一传十,十传百,慕名前来者络绎不绝,不知是看人,还是吃面。再往前就是神木人都熟知的北京风味小吃店了,这家店店龄并不长,是我上初中时才开张的,冰粥、扒糕、酸辣粉、麻辣串是这里的四大镇店之宝,每天都要经营到附近神木中学上学的学子们下晚自习后才打烊。 

  这就是曾经的神木老四街,尽管我极力压榨回忆,终因时间久远,好多人和事终敌不过岁月的侵蚀渐渐模糊,我所赘述的也不过是“管中窥豹,只见一斑”。随着城市的不断扩建,东兴街的延伸,滨河新区的崛起,凯歌楼以及四大街已被淹没在周围林立的高楼中,从曾经的熙熙攘攘转为如今的冷冷清清,低矮的商铺、凌乱的电线、逼仄的街道显得是那样的格格不入。 

  2017年7月,随着神木撤县划市,老四街的拆迁改造也被提上了日程。2018年6月,伴随着挖掘机的轰鸣声,屹立西大街多年的审判庭旧址轰然倒塌,紧接着是北大街的饸饹面馆,南大街的卤味店......一转眼,围绕着凯歌楼的四周已是满目疮痍。前不久,父亲也递交了拆迁改造的申请书,我家小院也终究难逃被拆改修缮的命运。 

  仔细回想与老街相伴的30年,尽是不舍与无奈,但我坚信老四街的改造正是其新生的开始,相信未来的新四街定会以全新的面貌重现辉煌!

Copyright@2012-2019 神木新闻网(中共神木市委宣传部主管  神木市新闻中心主办)  陕ICP备09009621号-1

公安机关备案号:61082102000010  办公电话:0912-8354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