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麟州文苑

陕北说书—高天厚土上的悲欢乐章

时间: 2020-07-15 10:24
来源: 神木新闻网
作者: 曹 斌
 

  陕北自古苦寒地,人们在干旱贫瘠的土地上靠天吃饭,呐喊、宣泄意识与生俱来,漫天飞舞的黄土,蜿蜒纵横的沟壑根植了莫名的苍凉和悲壮感。《榆林府志》中对于说书亦有这样的文字记载:“清朝康熙年间,这里便有……刘弟说传奇颇靡靡可听……韶音飞畅,殊有风情。不即江南之柳敬亭乎。”表明在二百年前,陕北说书发展已达到较高的艺术水平。

  最初,曲调是由盲人游走四方编排演唱,说书艺人受的牛马苦,吃的猪狗饭,白日走街串巷,夜晚寄宿寒窑。陕北说书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中产生的,可以说是一门贫穷的艺术,流浪的艺术,群众的艺术。 

  三弦一响,绑腿竹板一打,农家院落或暖窑热炕上迅速挤满人。赶集庙会、红白喜事、暖房乔迁、请神酬神、满月祝寿都少不了请来说上一番。 

  陕北说书在发展的过程中大量吸收陕北民歌、道情、眉户、碗碗腔、秦腔等元素,乐器除三弦、琵琶外,还有二胡、板胡、笛子、扬琴、锣鼓等,在形式上由原来的“一人坐唱”逐渐发展为“一人站唱,多人伴唱”。后经民间艺人韩起祥、张俊功等人改革,一人可同时操5种乐器伴奏:大三弦或琵琶、梆子、耍板、名叫“麻喳喳”的击节木片、小锣或钹。 

  陕北说书以叙事见长,一部长篇书目,能说几天几夜。说书艺人善于运用各种不同的曲调来描摹人物形象,表现人物的情绪。说书艺人在开场时,先不说正本,来一段“小弯弯”(也叫“飘言”或“捎书”),这些“小弯弯”即是“书帽”,是说书者的开篇。“书帽”内容主要为谜语、笑话、古诗、请神词、民间歌谣、神话故事、时事新闻,大多精炼押韵、生动活泼、引人入胜,用以招徕听众、集中精力、酝酿情绪,或令人捧腹大笑,或发人陷入深思,或催人砥砺奋进。正本委婉动听、荡气回肠。多为神话故事、历史演义、民间传说、公案传奇、忠臣孝子、男女爱情、农民起义,代表性曲目有《清官断》《金镯玉环记》《快嘴李翠莲》等,长篇书目有《花柳记》《摇钱记》《观灯记》《雕翎扇》等;短段有《罗成算卦》《张七姐下凡》等。革命题材的《刘巧团圆》《翻身记》《宜川大胜利》《我给毛主席说书》等;改编的现代书目有《雷锋参军》《王贵与李香香》等。唱词通俗流畅、曲调丰富、风格粗犷,一般采用五字句或七字句,但又不受字数的局限,素有“九腔十八调”之称。结尾即“落板诗”,评古论今、总结升华,教化世人行善尽孝、保国安民。 

  陕北说书是长城下的春花、大漠中的清泉、黄土地的呐喊,是文化根脉,时代乐章,社会明钤。近年来,陕北说书与时俱进,形式与民歌、戏剧、舞蹈相互交融,内容增加了爱党爱国、文明新风等正能量主题。如今的陕北说书已不仅仅是说书艺人赖以谋生的手段了,它正作为一种民间艺术走出农家小院、酒楼饭店,迈向更加华丽的殿堂,走向更加广阔的世界。 

Copyright@2012-2019 神木新闻网(中共神木市委宣传部主管  神木市新闻中心主办)  陕ICP备09009621号-1

公安机关备案号:61082102000010  办公电话:0912-8354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