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麟州文苑

说书先生

时间: 2020-01-19 09:34
来源: 神木新闻网
作者: 凯歌
 

  小镇响起叮叮铮铮的三弦琴声的时候,正是朔风呛人的季节。说书先生刘铁嘴从省城带回了大伙儿熟悉的《张七姐下凡》《乞丐娶妻》,还带回来一个花眉俏眼细皮嫩肉的女人。 

  女人头挽红帕,笑靥如花,一件棉衣虽然穿得厚实,但那肥圆的屁股还是让不少后生想入非非。 

  刘铁嘴在窑洞前的歪脖儿柳树下说书,女人在人窝子里穿来穿去招呼着沏茶。大伙儿说:刘先生真难耐,一张走南闯北的铁嘴不说,还挣回个俊格生生的媳妇儿! 

  黑蛋说:“刘哥人好,命也忒好!”黑蛋说这话的时候,一双贼溜溜的眼睛直往女人的怀里戳,不时地咽下一口涎水。 

  晚上,一只黑影从歪脖儿柳树上摔了下来,发出“噗嗵”一声响。“咋个?”屋里传来刘铁嘴眯噔儿的声音。 

  “吱呀”一声,窗户开了又合上,一双丹凤眼向下勾了勾。女人回:“又是一只赖猫!” 

  东风来了,第一枝杏花刚刚向墙外探出了头,刘铁嘴塞给邻居黑蛋几块银元:“兄弟,兵荒马乱的,说不定哪天骨头就丢在外边了,要是真回不来了,”刘铁嘴看着黑蛋说,“家,就交给兄弟喽!” 

  一走就是半年。 

  刘铁嘴在外头说书的故事不得而知,但黑蛋与女人的故事渐渐地可以被小镇人说上一段子精彩的书。 

  这一年,土匪杨洪包围了小镇。土匪大肆抢掠之后,将女人掳上了马背。 

  女人发出声嘶力竭的哀求声。女人冲虎背熊腰的黑蛋喊:“救我!” 

  黑蛋在人群中瑟瑟发抖,听到女人的声音,悄悄地低下了头。 

  女人绝望的眼神来不及掠过一个男人的影子,就随一群快马绝尘而去。 

  仅过了个把月,刘铁嘴回到了小镇。 

  刘铁嘴只身上了豹头山。 

  土匪头子杨洪将匣子枪“啪”地往桌子上一扔,说:“信不信我一枪打烂你的头!” 

  刘铁嘴掸了掸身上的灰土,缓缓地说:“媳妇儿,早就是人家的了,兄弟此来,只求在山上混口饭吃!” 

  杨洪乜斜着刘铁嘴瘦骨嶙峋的身子,又看看刘铁嘴怀里的三弦琴,说:“这就对喽,先让爷儿们听上一阵子肥水段子!”群匪大笑。 

  刘铁嘴也笑。 

  刘铁嘴在山上给土匪们说书,说《张七姐下凡》,说《乞丐娶妻》,想听什么来什么,荤的素的张嘴就是,一年下来,竟然与一伙儿土匪打得热火黏糊,称兄道弟。 

  这日,杨洪下令土匪们下山劫货。先是一对孤苦母子,放过;又是一对赶路脚夫,再放过。如此半日,毫无所获。 

  杨洪大怒。 

  刘铁嘴被绑得个结实。杨洪用枪一指刘铁嘴:“说!这一年你给兄弟们都说了些甚书,做下些甚事?” 

  刘铁嘴仍然是一幅不愠不火的模样,说:“自然是兄弟们想听啥就说啥,说《逼上梁山》,说《杨家将》,说天下穷人皆一家,掠人妻女如掠我妻女,伤人父兄如伤我父兄……” 

  杨洪虎眼圆睁。枪,却始终没放。 

  喝退众人。杨洪紧盯刘铁嘴:“既为土匪,不抢不夺,你让我上百个兄弟吃啥喝啥?” 

  刘铁嘴起身抱拳:“杨大当家虽为官家不容,但行事方圆百里皆知:取财,却不伤人,拿物,却不杀生。那时起,我便知道杨大当家非一般山野莽汉可比,是一条堂堂正正的汉子。” 

  “如今,日本人占我河东,杀我同胞,热血男儿纷纷奔赴前线,杨洪兄弟也当效仿驰骋疆场的杨家将一样,抵御外侮,杀敌报国,干出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 

  杨洪忽地起身,冷眼相视间,拂袖而去,留下刘铁嘴一片茫然。 

  几个月后,在黄河沿岸真出现了一支抗日力量,百十号人,百十杆枪,高举旗帜“杨家将”。他们转战中条山,与友军协同作战,坚持一年有余,在一次掩护国军38军将士撤退的途中,全部阵亡。 

  雪落豹头山。刘铁嘴在山下燃起几把大香,调好琴弦,说《逼上梁山》,说《杨家将》,三弦琴在这广袤的黄土高原上婉转又悠远,整整响了三天三夜。 

  众人散去。长吁口气,刘铁嘴对身旁侍立了好久的女人说:“没事了,你,去找你的男人吧。” 

  “不,你才是我的男人!”女人哭着说。 

  刘铁嘴续上焚香,向皑皑白雪处深深地三个鞠躬,一回头:“那,回家吧。” 

Copyright@2012-2019 神木新闻网(中共神木市委宣传部主管  神木市新闻中心主办)  陕ICP备09009621号-1

公安机关备案号:61082102000010  办公电话:0912-8354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