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麟州文苑

大地的岩层

时间: 2019-09-24 16:12
来源: 神木新闻网
作者: 北 城
 

  大地是由两种基本物质构成:土壤和岩层。我曾以为,土壤是土壤,岩石是岩石,但这种看法马上被一系列的发现和疑问所推翻。 

  在神木南面层层叠叠的大山中,我们逆着一条清溪的流向,走向了它的深处。矗立在眼前的是形同宇宙纪念碑的高高山岩,它们像一群巨大的猛兽栖息在这里,尽管都闭目沉睡,也不知道会沉睡多少个世纪才能醒来,但浑身仍然透露着不可征服的清醒的威严。它们骨骼硬朗,一条一条平行优美的脊线环围它的周身,像一棵巨树的年轮,圈圈分明。有的薄如《圣经》亦或《神曲》的书脊,有的足有一两个人的高度。同样,在这座山体的一侧,我们也看到了另外一种形貌,像一排紧挨的、竖插的书册一样的岩石,压在一层又一层整体呈黑赤色的岩石之上。甚至它像倒塌的房屋,轰然而止,那样惊天动地,人类似乎还没有在它面前回过神来。在岩层之间,有水渗出,使黑色的岩石更黑亮了。可以肯定,这竖着的岩层,是在形成之后的地壳运动所改变的,今日的山大沟深之所,其间一定经历了不止一次刀山火海、翻天覆地的地壳运动,一直到未来无尽的时间里,尽管我们无法预知它在什么时间段还会一次又再一次发生。在我脚下跌落的山岩中,有大块的石炭散落其间。间有形同小草枝叶图案的片石无规则地躺在那里。 

  毫无疑问,亿万年前,今天的石炭,煤炭是由古林木衍生而成。从古林木之丰茂繁多,可以推理这里远古时代曾是湖泊遍布的海洋地带。这在另一种地理风貌的呈现中也可以得到证实,在很多高高的山上,我们不时会发现厚厚的卵石砂砾层,那些各种色彩、大小不一、光滑椭圆的卵石,就是由河流经年冲刷而形成。这些花岗岩质地的卵石,也许历经了一万年时间,也许历经了一亿年时间,便形成现在这个样子。这不禁让人感慨,时间这个有耐心的老头,把多少青松一般的少年打磨成颤颤老头,把多少花朵一般的少女打磨成颠颠老妪,它从不优柔寡断,它遵循的是自然的规律,它行使的是,自然的意志。 

  但这些卵石砂砾层,也就是说现在我站在这称为高山的地方,曾经是远古大河的河床底部?还是地壳运动把河床底朝天翻到了高山之上?同样,我面对的这大山岩层,那些平行的山脊,每一层岩石,都蕴含着一次裂变、挤压和积淀,甚至那竖着的岩层,直接就是地壳运动导致的形貌。这运动包括地震,风暴和山洪的来袭。针对这个现象,我以一个成年知识男人的角度,征求了不是学者专家、而是我的妻子和儿子的看法,也就是一个女性和一个未成年儿童对这个自然现象的认知,他们以直观的感觉给予了我比较认同的、一致的看法:卵石层是远古的河床,后来河水退去,露出了它的河底;今天看到的岩层,曾是远古的植物、动物和土层的混合形成。的确,那些人类博物馆里陈列的恐龙化石,犀牛化石,鱼化石,人骨化石,以及植物化石,它们某种意义上已不再是恐龙、犀牛、鱼和树木,而是成为了石头的一部分。我曾在栏杆堡郝家中墕捡到一块树木化石,除了外形是树木的纹理形状,质地已经完全是石头了。反之,山崖上那些沙石,风侵雨蚀成奇形怪状的模样,风化的部分自然与土壤合为一体,成为土壤的有机部分,也就是说它们不再是组成石头本身的那部分石头了。 

  为了进一步证实我的推理,回到书斋中,我翻找了关于黄土地成因的书籍。在俄国贝尔格的《气候与生命》里,找到了有关黄土的考证。他说:“黄土是一种松散、多孔隙、无层理的浅黄色岩石,是风化作用和成土作用的产物。”他举例了由花岗岩风化产物形成黄土的例子:“在欧洲东南部顿涅茨盆地的黄土中,发现有小的石英、长石和其它矿物碎屑,是强烈风化的花岗岩和片麻岩。”他也举例了岩石变成黄土的例子:“穆什克托夫在费尔干纳里斯坦观察到,水流从狭窄的峡谷中流到砾岩的平坦表面,自水中沉积下细粒,这种粘土与层状黄土几乎没有什么区别,它逐渐覆盖了砾岩,使石漠变成了可耕种的黄土地面。”然后贝尔格得出了重要的结论:“黄土岩石具有统一族系。” 

  啊,黄土岩石具有统一族系!我似乎在这样的结论中,看到了某种万物互联和同一的渊源,无论它们具有如何不同的形式,具有如何不同的面貌,以及具有如何不同的命运。由黄土变成岩层,从岩石又变成黄土。由动植物变成岩层,又由岩层风化成黄土,衍生养育着花草树木飞鸟鱼虫等自然生物,这好像只是个时间的问题。岩层和土壤互为运动,互为转化,又互为原理,这就是自然的力量和方式。自然时刻影响、左右、改变着大地上的事物,在这改变中,人是其中重要的链环。黄土亦或岩石,养育和庇护了我们,它们就是我们生命的一切。或者更进一步说,自然就是我们生命之体。 

Copyright@2012-2019 神木新闻网(中共神木市委宣传部主管  神木市新闻中心主办)  陕ICP备09009621号-1

公安机关备案号:61082102000010  办公电话:0912-8354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