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麟州文苑

青山多情似故人

时间: 2019-06-03 11:27
来源: 神木新闻网
作者: 杜玉珍
 

  “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故人”,一个温暖的存在,他总在你落魄困厄时出现,是接纳你的一个温暖怀抱,是你的生命之舟,在遭受凄风苦雨打击时,能让你停靠的温馨港湾。

  人总有受伤的时候。有时,突如其来地,等闲平地起波澜,风刀霜剑严相逼,它们硬生生地横亘在你的命运面前。而人性,有坚硬如铁的一面,又有脆弱如草的一面,当心的窗户敌不过外界寒风的敲打的时候,就特别需要一个“红泥小火炉”,给人以“风雪夜归人”般的落脚之处。《红楼梦》里,林黛玉哀伤凄绝地呼唤:“天尽头,何处有香丘?”幸好,还真的有这样的“香丘”存在。 

  静默的青山屹立千年,惯看秋月春风,阅尽事世沧桑。然而,它虽冷眼却不冷血,虽无言却不无情,它敞开自己温厚结实的胸膛,接纳那些原想一腔热血洒春秋,却遭遇一盆冷水当头浇的志士男儿和文人骚客们。你看,当李太白怒吼“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时,“且放白鹿青崖间”,是青山为他逼仄的生存空间留了一个出口。“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在“众鸟”高飞“孤云”远离的孤独中,在“长安不得见”的怀才不遇苦闷中,只有敬亭山陪伴他,在冷落的人世间给予他慰藉。 

  温柔多情的青山似亲朋故友,总能善解人意,体贴人心。“沅水通波接武冈,送君不觉有离伤。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这是王昌龄的《送柴侍御》。在诗中,我们除了感受到对友人深深的宽慰,似乎还隐隐感受到青山对离人暖心的体贴。为了减轻离伤,它一路上让别离的彼此共沐相同的云雨,使离人不至于产生像柳子厚那种“山城过雨百花尽,榕叶满庭莺乱啼”,因物侯地域异样而引起的凄凄愁思。 

  “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在人世得不到回应的志士英雄们,在山水自然那里得到了回响和应和。“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辛稼轩当年仰天长啸,“举头西北浮云,倚天万里须长剑”,怀揣“道男儿到死心如铁,看试手,补天裂”的复国梦想,单枪匹马,南下抗金。然而,迎接他的却是“把栏杆拍遍,无人会,登临意”的冰冷现实。一直到老,也是“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白发空垂三千丈”的悲凉,一腔血,一世才,无处安放,无奈,也只有青山能欣赏他,理解他,能洞悉他的心事,使他能聊以慰藉和寄托。 

  夫子曰:“智者乐水,仁者乐山”。“仁者”何以“乐山”?我想,大概仁者和山有某些共通之处,都有博大的悲悯情怀,对失意困顿者和天涯沦落人,有一种天然的亲近和宽柔的庇护。 

  几度夕阳红,青山依旧在。在人生无路可走的时候,静对青山,你的心中不再被灰暗占领,眼前的苍翠葱茏,会使人心中生出些希望的颜色来。在青山无声的陪伴中,得以喘息,休养,修复,回旋,甚至获得新生。 

  (作者:杜玉珍,女,1963年出生,1983年于陕西师范大学榆林专修科中文系毕业,中教高级教师,先后在尔林兔中学、店塔中学、神木中学等地任语文教师,现供职于神木中学。)

Copyright@2012-2017 神木新闻网(中共神木市委宣传部主管  神木市新闻中心主办)  陕ICP备09009621号-1

公安机关备案号:61082102000010  办公电话:0912-8354535